不良少年漫画及其改编影视剧,在日本的漫画界和电影界算得上一个独立的子类型。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日本大映电影公司就拍过本宫弘志的当家代表作《男儿当大将》(由大映的大明星胜新太郎担任制片)。东映电影公司则把真樹日佐夫编撰故事、影丸穣也作画的《坏小子》,还有雁屋哲编撰故事、池上辽一作画的《男组》搬上了大银幕。

无论《男儿当大将》、《坏小子》还是《男组》,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不良少年漫画,设定往往都相当夸张。主角要么力争当上全日本不良少年的总扛把子,要么跟不合理的各种体制做斗争,要么大战各种黑幕。与其说是描写不良少年生活,不如是描写作者在高速经济增长、安保斗争、新左翼兴衰、能源危机大背景下的某些愿望。这类漫画的主角往往当上了学校的“番长(扛把子)”,故事里也相当看重“番长”的地位,根本没有闲云野鹤什么事儿,所以又被称为“番长漫画(扛把子漫画)”。

至于现代意义上“不良少年漫画”的开始,还要等到1980年代。

根据池上辽一漫画改编的《男组:少年刑务所》,馆广主演

1980年代:现代意义上的不良少年漫画和不良电影的诞生

到了1982年,木内一裕的一部漫画横空出世《BE-BOP HIGH SCHOOL》,这部漫画彻底终结了“番长漫画”的统治地位。

《BE-BOP HIGH SCHOOL》讲述原本学风严谨的私立爱德高中为了解决生源问题,自降分数招来一帮差生,中间彻和加藤浩志这么一对好兄弟也被招进了爱德。这两位身手高强的万年高二留级男生,无心江湖地位,甘做闲云野鹤,享受着悠闲自在的校园生活:恋恋爱、打打架,不时平定一下各种找上门来的不良少年风波。但他们也有自己的烦恼:两人都爱上了同一个校花泉今日子——这个名字来自女偶像小泉今日子。

由于贴近校园现实的设定和描写,本作自连载以来就大受初高中生欢迎,单行本第八卷冲出225万本的高销量,成了讲谈社少年漫画在1985年-2004年的台柱子,木内一裕也在1988年拿到讲谈社漫画奖的一般部门奖。

《BE-BOP HIGH SCHOOL》漫画的出现,彻底影响了今后日本不良少年漫画的走向:无心争霸又本领高强的两位中二少年打打架、谈谈情、犯犯二、帮助帮助同学,顺便摆平不良少年中的害群之马—后来《湘南纯爱组》、《我是大哥大》都是沿着这条路子走下来的。《热血高校》前26卷也有《BE-BOP….》的影子。

这么热门的漫画当然逃不过影视界的眼帘,但最终是曾经拍出黑帮片巨作《无仁义之战》的东映拿到了改编权。此前虽然有日活电影公司和NTV电视台洽谈改编,分别希望拍成阳光偶像片和综艺节目,但木内一裕是《无仁义之战》的影迷。东映派出来接触木内一裕的黑泽满又是著名冷硬派推理电视剧《侦探物语》的制片人,双方一拍即合。

1985年,东映的第一部《BE-BOP HIGH SCHOOL》(中文译名:蓝调学园/高校太保)电影问世,该片开创了今后日本不良少年影视题材的基本范式:前半部分主要是喜剧搞笑,后半部分以不良少年的江湖纷争为主,最终以大型群架戏作为高潮动作场面(类似剑戟片的大杀阵)。在影片风格上,1985年电影版《BE-BOP HIGH SCHOOL》融合了东映实录黑帮片和日活青春动作片的风格(编剧那须真知子如是说),给观众以既熟悉又新潮的印象。

这部仅投资一亿一千万日元的影片一炮而红,给东映带来了巨额票房分红。三位主演仲村彻(饰演中间彻)、清水宏次朗(饰演加藤浩志)、中山美穗(饰演泉今日子)都红得发紫。连东映推出的仲村亨写真集都大卖50万册。原先不看好该片的东映高管大跌眼镜,连忙同意开拍续集。导演那须博之凭借着这两集电影拿到1986年横滨电影节最佳导演,动作指导高濑将嗣也得以扬名。

漫画人物形象,左边是中间彻,右边是加藤浩志

东映原定在1987年5月初推出一部胜新太郎、北野武参演的纪实黑帮大片,但受现实中黑帮火拼激化的影响,该片被迫延期开拍,为了保住1987年的春季市场,东映不仅决定炮制《BE-BOP HIGH SCHOOL》第三集,还趁热打铁,将另外两套不良少年(少女)漫画《湘南爆走族》和《太妹刑警》搬上银幕,组成“嚣张少年三连击”,以充当“代餐”。《BE-BOP HIGH SCHOOL》第三集表现稳定;比起漫画而言更靠近电视剧版的《太妹刑警》电影版也大收旺场,而东映寄予厚望、影片本身也拍得不错的《湘南爆走族》却票房失利。虽然《湘南爆走族》在录像带市场表现非常好(录像带销售额是票房的两倍),但东映还是决定放弃拍摄续集。

论漫画本身的艺术成就,《湘南爆走族》比《BE-BOP HIGH SCHOOL》和后来者《热血高校》并不逊色,连宫崎骏和高桥留美子都公开宣称自己是《湘南爆走族》的粉丝,但在影视领域,《湘南爆走族》的影视作品影响力并不突出,令人遗憾。

《湘南爆走族》有个非常著名的趣闻:东映在甄选这类不良少年片角色的时候,一贯是欢迎各路人员前来报名的。在选角会上,有个要求是让竞争湘爆老大江口洋助一角的演员与竞争湘爆亲卫队长石川晃一角的演员演场对手戏,当时刚20岁的织田裕二也在竞争石川晃的角色,演出刚开始,对方演员突然冲向织田裕二,而剧本没写打斗场面,织田下意识骂了一句“别胡闹了!”然后就跟对方动真格打了起来。没想到,织田裕二这一怒,反而替他争取这个角色大为加分,评委们检视织田裕二的报名表,发现“特长”一栏写着“打架”,更是高兴,最终全场一致通过,织田裕二拿到了角色。

不过话说回来,东映一贯善于充实明星阵容:高仓健当年是个很能喝酒和打架的大学体育生,还当过住吉会的“后备小弟”(日文:部屋住),在应聘美空云雀经纪公司经纪职务的时候,被饭馆邻桌的东映高管拉进电影圈;昔日的“小鲜肉”菅原文太,被东映培养成顶级性格男星;馆博(舘ひろし)大叔当年是摩托党领袖兼摇滚乐队主唱,是东映的冈田茂社长把他变成了电影演员;《BE-BOP HIGH SCHOOL》里的很多男性配角,尤其是反派饰演者,在高中时代都当过“刺儿头”。

《湘南爆走族》的原作画风
电影海报

1990年代:好莱坞占据日本电影市场,不良少年漫改题材退守录像市场

随着电影产业链的完善、新好莱坞运动编导的掌权、“新鼠党”影星的成熟、电影摄制技术的进步、多厅影院在全球范围的普及,好莱坞电影在1990年代几乎完全占据了日本电影市场。日资纷纷挥师好莱坞,不仅是索尼和松下,连角川、东映和JVC都跑去北美拍电影,东映带了加藤雅也、仲村彻、石桥凌、菅原文太等自家演员到美国拍B级片。

这一时期,曾经支撑日本电影业的著名制片人纷纷退休或离开电影业:号称“日本电影界所有人都受过照顾”的东映大制片家冈田茂于1993年担任没有实权的东映公司董事长;曾经监制《椿三十郎》、《天国与地狱》、《哥斯拉》、《红胡子》的东宝名制片人田中友幸于1995年辞去无实权的董事长职务,改任东宝公司顾问;曾经被日本影坛寄予厚望的角川春树在1993年因贩毒而被捕;日活电影公司于1993年申请破产重组,日活董事长根本悌二于同年辞任。

当时撑在日本各电影公司前台的社长们,要么是东映新社长高岩淡这种“影片策划负分、团结员工满分”的管理型人才,要么是松竹新社长奥山融这种视公司为私产的劣质经营者,要么是德间康快这种只懂理想不懂生意的理想主义者。

丢了国内市场、没了优秀的人才,真人电影的从业者纷纷撤退到录像带市场,开拍“录像电影”。

“录像电影”原本是东映在1980年代为了占领家庭市场而提出的概念,指专供录像带市场、不进入院线发行的真人电影。冈田茂社长在任时,东映给这类片子制定的标准是:单片投资额8000万日元,前期拍摄20天,品质达到院线电影的入门线。但后来进入市场的影视公司越来越多,市场越来越拥挤,投资越压越低,最后压到了单片平均投资3000万日元(极端个案是单片1800万日元),这个投资还不如电视台的2小时特别剧。据说这里面还颇有些纯洗钱作品,是各路社会大哥操刀制作的。

1990年代大多数走红的不良少年漫画,比如《湘南纯爱组》、《我是大哥大》、《变色龙》、《酷哥暴走族》(荒くれKNIGHT),都被拍成了廉价的录像电影:《我是大哥大》伊藤健太郎的发型硬是被改成了普通的刺猬头,软高的校服被改成草绿色,片桐智司被强行从开久老大改成开久篮球队队长,最可怕的是:所有演员都只会毫无感情地干念台词,就这种C级制作,居然是堂堂东映的手笔!东映就这么一路拍到了北根坏高校篇!

当然这一时期依然有人在制作正牌的不良少年漫改院线电影:波丽佳音起用全套职业拳击手班底出演的1996年版《铁拳对钢拳》,东映试图重启老IP的1994重拍版《BE-BOP HIGH SCHOOL》。但这一时期的日本电影界缺乏强势的专业制片人进行把关,导致两部影片功败垂成。

《铁拳对钢拳》的男主角前田太尊启用格斗家前田宪作饰演,结果前田宪作根本无力演活角色的个性,把前田太尊演成了无脑傻瓜。《铁拳对钢拳》制片方波丽佳音公司在票房失败后还不死心,在1998年又拍了一部院线电影,还是石沉大海。《火爆烈风队》(又译:不良少年烈风队)的院线电影版干脆直接沉海。

东映在制作《BE-BOP HIGH SCHOOL》时犯了严重错误:居然放手由漫画原著作者木内一裕亲自执导,木内一裕的哥哥木内一雅执笔编剧,木内一裕想把新版电影拍得黑暗、冷硬,直接拍成不良少年版《无仁义之战》。但木内兄弟虽是一流漫画家,却是电影领域的外行,拍出来的电影情节推进迟缓笨拙、节奏调动缺乏起伏,只有情节框架设计、摄影、美术和音乐尚算可观,白费了仙元诚三的摄影、詹姆斯藤木的配乐和木村力的美术设计。然后东映又搞“一票双片”,强行安排这版《BE-BOP HIGH SCHOOL》和录像电影雷人巨片《我是大哥大》的院线电影版(第三部)一起进入东映自营院线,结果两片一起完蛋。

东映面对94版《BE-BOP HIGH SCHOOL》票房灾难造成的损失,选择直接把原漫画的某些章节拍成十几部录像带电影,还用1994电影版主角,榨干IP剩余价值。

1990年开始连载、1998年完成正传的《热血高校》(原作高桥弘)在这一时期始终没有出售影视改编权,因此逃过一劫。1991年开始连载,1997年完结的《疾风特攻队》(原作所十三)至今未敢出售影视改编权。

名震江湖的东映大雷作:录像电影版《我是大哥大》
1994版《BE BOP HIGH SCHOOL》,与雷片《我是大哥大》的第三部一起上院线,一块暴死
直接拍成录像电影的旧版《湘南纯爱组》,鬼冢英吉—宫下直纪、弹间龙二—山口祥行,女角不固定,用过中山忍,也用过佐藤蓝子
原著粉丝的噩梦——1996版《铁拳对钢拳》
为了挽回损失,东映强行开拍的录像电影版《BE-BOP HIGH SCHOOL》

21世纪:不良少年漫改题材的复兴

1990年代外国电影虽然在日本市场很强势,但由于日本允许电影制片商直接经营院线,外片最终还是需要通过东宝、松竹、东映的影院落地。同时日本各大电视台开始介入本土电影制作,由于日本大电视台多有报业出资背景,电视台介入本土电影制作,不仅带来了大笔资金,还给日本国产电影带来了更多的电视新闻和报纸版面曝光度,而外片发行商则需要自掏腰包在日本媒体上做宣传。市场天平逐渐向日本国产电影倾斜。2006年,时隔十九年,日本电影市场日本国产片总票房第一次压过进口电影。

产业格局的变化,也需要更多电影类型片供给,在这种形势下,昭和时代经常出现的电影术语:“不良性敏感度”(日语原文:不良性感度)重新浮现出来。

所谓“不良性敏感度”,是东映“中兴之祖”冈田茂在1963年启动,在1965年正式公布的一条概念,原话如下:

我发现了拯救电影业摆脱不景气的规则,那就是对不良性敏感度的探索。也就是说社会的不良性是不断增加的。能够尽快把握住这种不良性,并有针对性地制定企划案的制片人就会立于不败之地。 从这一点来看,老派黑帮片已经不行了,从明年(1966年)起,咱们东映必须在黑帮片的创意上多下功夫。从过去开始,电影制作这个行当就是不良少年云集的地方,不良少年对流行趋势更加敏感。现在的日本电影业里,毕业于名牌大学的秀才实在太多了。所以咱们东映公司京都制片厂才把一些不良人吸收进来,以充分利用他们的敏感度,那些四平八稳、不越雷池半步的内容就甩给电视台好了。电影制作就是对不良性敏感度的培养。 从来东宝和松竹拍的那些电影都是基于“对善良性的敏感度”搞出来的,现在无线免费电视能把这类东西送到千家万户。电影院为了对抗免费电视节目而拿出来给观众看的电影,吸引观众亲自动身来到电影院的电影,必须是电视节目提供不了的东西,也就必然是具备“不良性灵敏度”的电影。 黑帮片是其中一种,风月片也是其中一种。

冈田茂在后面又提出:

以现在的世情,艺人不能一味只走纯情路线,演员如果不能体现出超过纯情明星的‘不良性敏感度’,就会被时代淘汰。

宝剑一出,谁与争锋。从1963年到1980年,东映在日本电影市场票房冠军上稳坐了十七年。电视机的普及,打掉的是别人的市场,与东映无关;日活跟风推出了一连串类似影片,但它们影片策划思路单一死板,越模仿票房越低;大映倒是拍出了《座头市》、《女赌博师》,但无法实现稳定的大规模量产;至于东宝,他家1971年的大制作黑帮片《出狱庆贺》在高仓健主演的《昭和残侠传:怒吼吧,唐狮子》面前自取其辱,彻底翻身要等到1984年;松竹被逼出一套以黑社会底层成员为主角的经典喜剧片《寅次郎的故事》(你没看错)。

当然,“不良性感度”也需要根据时代做出调整:1989年日本警察厅在白皮书指出,黑帮对年轻人失去吸引力;1992年《暴力团对策法》的实施更是雪上加霜,而现在日本黑帮人数只有2.59万人,是巅峰期三分之一,且半数人过了知天命之年;千禧年后日本电影依靠电视台融资,但愿意投资黑帮片的只有东京台;女观众、80后、90后、00后年轻观众不爱传统黑帮片。

但不良少年漫改片就没有问题,只要掌握好分寸,这类片子就会留在“青春片”、“动作片”的范畴,更何况日本长期经济不景气也彻底改变了不良少年亚文化:新世代日本不良少年的主体是严重草食化的“MILD YANKEE”:听父母话、跟发小一起玩、平日循规蹈矩、只在课后和下班时间叛逆。

2012年,千禧年后“MILD YANKEE”最推崇的艺人团体——放浪兄弟,应邀在明仁天皇即位20周年庆典上做长达14分钟的歌舞表演,被一些日本学者(如:高桥环)视为不良少年亚文化归顺主流的标志性事件。在这个时代拍摄不良少年漫改电影,既可以满足观众“不坏不爱”的心理需求,又不会与社会主流真正发生冲突。虽然电视台也在拍摄不良少年漫改电视剧,但电视节目的成本和工期决定了他们拍不出效果,一些重头戏还得交给银幕。

千禧年后,日本电影界投拍的不良少年漫画改编电影(含漫改电视剧衍生电影)如下:

高桥弘《热血高校》(秋田书店)——《热血高校1》、《热血高校2》、《热血高校EXPLODE》(投资方:东宝、TBS、TRISTONE、秋田书店)、《热血街区极恶王》(投资方:LDH、松竹、NTV、艾回,高桥弘操刀编剧)

田中宏《搞怪少年》——《BAD BOYS》(波丽佳音)、《剧场版BAD BOYS J》(杰尼斯事务所、NTV电视台等出资,实为漫改电视剧的剧场版)

阿部秀司《史上最不幸的大佬三郎》——《激情版:史上最不幸的大佬三郎》(东京电视台、东映;与漫改电视剧共享演员,但剧本为平行关系)

井上三太《东京暴族》——《东京暴族1》《东京暴族2》(日活)

永安巧《爱与诚》——《爱与诚》(角川书店、东映)

西森博之《我是大哥大》——《我是大哥大电影版》(NTV、东宝)

和久井健《东京复仇者》——《东京复仇者》(投资:华纳兄弟、富士电视台,制作:角川大映制片厂)

松本大洋《蓝色青春》——《蓝色青春》(投资:There’s Enterprise、日活、小学馆等)

这一时期,在冈田裕介社长领导下,东映电影基本上退居到边缘地位,虽然《热血高校》用了东映流出的三池崇史等主创,还在东映东京制片厂拍室内戏,但那是别人家的戏。东映和角川跟风投拍的《爱与诚》大暴死;《激情版:史上最不幸的大佬三郎》流于小众;东映自己倒是拍了好几部不良少年自传体小说改编电影,但除了《坏家伙》之外,其他全部不理想。

从票房、衍生产品和国际发行来讲,三池崇史的两部《热血高校》最为成功,不仅在日本国内有较好的票房,也在美、英、法、意、澳、新、韩、西等国发行了正版影碟,也是这类影片在IMDB上唯一能达到7分的(第一部13000人打分、第二部5000多人打分)。在日本的老冤家韩国,《热血高校》的评分也不错,韩国watcha平台的分数是:第一部3.6分(满分5分,16万人打分);第二部3.5分(11万人打分)。《东京复仇者》电影版是疫情期间公映,且没有在大型国际流媒体平台上架,国际反响比较平淡。IMDB上留言不多,主要在问为什么电影拍得这么平淡这么保守。韩国观众则表示对演员表演不适应。

无论在IMDB还是在WATCHA,一堆人都在问,《热血高校3》怎么拍得这么难看?其实,本片制片人山本又一朗(《盗日者》、《三岛由纪夫传》)亲口说过:

《热血高校3》的新任编剧向井康介不具备“不良性敏感度”,非常辛苦地写完了整个剧本。

在《热血高校3》开拍前几年,山本制片人曾经做过一个策划案,给东映经典黑帮片《县警对暴力组织》拍续集,小栗旬饰演上集死去的菅原文太的儿子,向上集幸存下来的黑道老大松方弘树报仇,松方弘树同意了,可是这个计划案被冈田裕介毙掉了:“这时候可拍不了这玩意儿。”从这个角度讲,《热血高校3》更像是个“代餐”。

是啊,不良少年漫改片, 是在《暴力团对策法》全面实施的当下时代 ,最安全最方便的江湖片“代餐”。

东宝不自量力挑战东映的黑帮片《出狱祝贺》,企图用仲代达矢打高仓健
《昭和残侠传:怒吼吧唐狮子》最终击败了故意撞档期的《出狱祝贺》

本文来自:机核网

“美好即价值”,如果此篇文章对你有用,请多多转发,分享!
仅个人收藏整理,不做商业用途!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我们大多数人在不远的彼时彼刻,终将在数据矩阵中失去长时的独立意识,迷失和沉浸在编织的谎言中!”
本文由“耘溪小哥哥”编辑,如看更多精彩内容   
请移步 ”哔哩哔哩 (゜-゜)つロ 干杯~-bilibili“ 个人主页  爱吃鱼的耘溪哥哥
微信公众号(Pixiver): 【P站画师】
小红书号:①【P站画师】②【耘溪哥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
picture loss